23333栗不桑]

伽小,策瑜本命cp♡APH朝菊cp洁癖

周瑜痴汉,周瑜痴汉,周瑜痴汉

喜欢的是周瑜的一切,颜值我不管。
在我眼里他最好。

关于开宝要出的两季

嗯这里是栗不。

其实看到黄导在微博上那几张宣传海报我是有那么一点点方的。

首先说伽罗吧。

他在绝地的海报里是没有出现的,这倒是引发了蛮多人的关注的。
其实的话我觉得不排除黄导故意不画伽爷然后让我们自己慢慢想伽罗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在伽爷身上的坑挖的倒是很多啊。

第一是关于伽罗为什么能拔出邪恶战戟。

个人认为应该和伽爷本身有关。

或者可以猜测一下是不是伽爷在灵体状态下曾经吸收过什么东西。

还有的话就是比较想知道卡子去那里了。

可能是我太较真了。

可是你们想想,像伽爷这种人应该是在恢复实体后第一时间告诉卡子阿德里还有人活着

也许是我们没看到。

但是他到底说了没有呢?

若是没说,那么是为什么呢?

其次是小心。

我觉得如果官方让他和伽爷成敌人互相残杀他肯定不会愿意啊。

毕竟人家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官方在阿小身上埋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坑。

阿小曾经是灰心星球的人。

他是知道大大怪和小小怪的身份的。

但为什么他不说呢?

忘了吗?

怕阿小记性这么好也不会忘。

也可能官方已经把坑忘了。

还有小心的分身,四大分身。

这两季一个都没有出现过。

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伏笔之类的。

总之最后一句话是送给官方的:

我个人觉得,阿小的所有理智都在伽罗牺牲的时候没了。

你觉得如果你们让他再经历一次。

也许他就会真的崩溃吧。

以上个人脑洞和弹幕里的脑洞结合起来写的。

看官方怎么填吧!

【朝菊】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吻

ー选自温馨十三题的第四题。

ー可能会有点不怎么温馨倒是真的。

ー非国设慎入谢谢。

ー第一次写他们两个而且写的可能不好所以见谅QAQ

以下正文。


 

本田菊推开家门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他有些难受的松了松领带,随手把公文包放在了玄关的柜子上。

项目结束后一大伙人嚷嚷着要出去聚会,他原本想推辞了却被摄影拉上了车子。那些家伙开着玩笑说“本田经理别这么生疏”一边把他摁在了KTV的沙发上,也一直没有空拿出手机来和家里那个英国人说一声。原本以为很快就能结束谁想到会这么迟,散了之后他就急匆匆的打了车赶回家了。

“亚瑟?亚瑟先生?”看着黑漆漆的屋子里本田菊试探性的喊了两声——这个点他的那位恋人应该已经睡了吧?他也没好意思开灯,今天不是周末,亚瑟明天还要上班,还是别打扰他了比较好。

本田菊是这么想的。他一边脱下西装外套换上拖鞋一边摸索着向卧室走去。

但愿没有留下什么其他人的痕迹,他的团队里那几个女人疯起来可不输男人。

“菊,回来了?”

男人的声音从黑暗的房间里穿出,带着以往没有的冷意。

“亚瑟先生,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他在生气!

本田已经感受到了那个男人的不同,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从来没有想今天这样回来这么晚。。。就算回来晚了也会给他打电话。

“今天那些同事把我硬要我留在那里,所以才回来这么晚,抱歉。”

“啊是吗,最好是这样。”

亚瑟·柯克兰冷着脸,翠绿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菊。

“那么,您先休息吧,在下先去洗澡,啤酒的味道真是太难闻了,还是洗掉会比较好。”

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亚瑟的视线。

却被亚瑟一个跨步上去拉住了手臂。

“疼。。。亚瑟先生您怎么了?”

。。。。

。。。。

亚瑟·柯克兰并没有说话,只是将菊推到餐桌旁边的落地镜前。

然后顺手打开了灯。

突然明亮的空间使得菊下意识的眯起眼,等到习惯之后才慢慢睁开。

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脸。

就是额头上多出了不知道是谁的淡红色口红印。

“额头上是谁亲的?”

男人孩子一般的将人圈入自己怀里,不停的用手指戳着他的额头。

“大概。。是同事不小心碰到的。”

不管,继续戳。

“亚瑟先生。。。您放心,在下一定不会背叛您的。。。这只是意外!”

手指停了下来。

亚瑟将人转了过来,面对自己。

然后朝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又没有怀疑菊你会去找其他人。。只是看不顺眼罢了。”

嗯。。所以说为什么您刚刚半天不说话!?

“只是觉的菊不该被别人亲的!”

“就这样?”

“就这样。”

菊无奈的笑了一下,撩起亚瑟微乱的刘海,超上面亲了一口。

“知道啦,下次一定会小心的。”

END。。大概吧

【晴博】一发完的小短片


*渣文笔,ooc
*关系为博雅↔晴明【晴明略病娇】
*囚禁play
*没车!没车!
*在下栗不!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博雅选择了自杀。
  在被囚禁在这个几乎全黑的房间里将近10天以后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待在这里。
   甚至连囚禁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关于外面的所有记忆,他只停留在10天前的那个夜晚ーー黑暗的小巷,和后颈的刺痛。
   刚开始待在这的前几天,他至少还保持着一点活力。
可越到了后面,却因为孤独和黑暗让他变的焦虑。
   他想平安京了,他想自己的妹妹神乐了。
   他想自己所爱慕的男子了。
   那个囚禁他的人似乎料到他会自杀,就在四周的墙壁上铺了海绵。
   但博雅还是找到了自杀方法。
   看着与自己心脏跳着同样频率的颈动脉会在下一秒被自己这牙齿咬破,博雅却丝毫没有感到害怕。
    因为,咬下去,指不定能见到他了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个人的感情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种呢?
     不是友情,不是亲情,而是男女之间才该有的。。。。。爱情。
     博雅在反应过来后的几天里,几乎都没怎么搭理他。
     源博雅所爱慕的人,安倍晴明,一个有名的阴阳师。
    原本,他们只是挚友。
   



   不知道睡了多久,博雅恢复了意识。
   睡着的是一张柔软的床,手上也没有疼痛。
   ーー也许只是一场梦吧?
   这样想着,他睁开了眼睛,却在看见天花板的那一刻,瞳孔迅速缩小。
   「呵。。。呵。。」
   

    男人微笑着看着屏幕。
    微笑里却带着狂气,和隐约的自豪。
    屏幕里所播放的,是一个男子,疯狂的冲撞着紧锁的铁门。
    他叫安倍晴明。
    而屏幕里的人,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同时,也是玩具。

【END.】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已经完结了。
写的真的不好请见谅,因为第一次写这对cp,加上文笔本来就不好。
但是求不喷,我怕!
意见的话倒是可以。。。